苏浮尘

后院。

摄影师陶羽:

波罗的海三国(3/3)之爱沙尼亚


这里是立陶宛的游记链接:

http://pm-photography-london.lofter.com/post/1cc5a22d_115a579c

这里是拉脱维亚的游记链接:

http://pm-photography-london.lofter.com/post/1cc5a22d_116b98ab

爱沙尼亚起源于十二世纪,与另外两个波罗的海国家的命运相同,都是先后被不同国家统治,直到1991年再次宣布独立。爱沙尼亚比拉脱维亚和立陶宛都更为富裕,被世界银行列为高收入国家。然而欧洲的情况往往是人民富裕但政府并不富裕,这里的一些基础设施比如公路的建设还是需要欧盟赞助。记得从塔林往东开车的一段公路边突然立着巨大的欧盟图案,心想不是开错路要误入俄罗斯海关了吧,再细看才发现上面写着这条公路funded by欧盟,就好像我们做科研发布文章要在acknowledge里写上项目资金来源,不禁会心一笑。爱沙尼亚也是世界空气质量最优的国家之一,这里的海洋性气候和英国非常相近,温暖湿润。而且爱沙尼亚的森林覆盖率有48%,自然生态系统保持的非常好,城市间的高速公路经常要穿过茂密的森林,然后眼前豁然开朗,到达目的地。

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Tallinn)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隔海相望,交通非常方便,可以乘船往来。塔林的老城区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以Toompea hill上的托姆别阿城堡为中心又分为古代上流社会所在的上城区和平民所在的下城区。塔林三面环水,加上始终保持着中世纪色彩的老城建筑,古朴悠扬中更添一分神秘。总体来说街上的行人很少,道路干净宽整,延续了北欧的城市风格。塔林的中心地带则非常热闹,这种热闹不是令人厌烦的拥挤,而是一种“看车水流殇,任时间静静流淌“的安逸。夜幕降临,酒馆、小店的灯火燃起,老城区的艺人也会走上街头、吹拉弹唱,为远近游客助助兴。还有一位穿着复古服装的小生在酒馆门口卖糖炒花生,我买了一包,又拍了照,他就一动不动的站着等。这里因为地势起伏,所以市内有很多高点可以一睹全貌,比如Patkuli Viewing Platform (Toompea),Kohtuotsa viewing platform,Piiskopi viewing platform,city hall tower,nighthood house,St Mary's Cathedral,Alexander Nevsky Cathedral),还有一些现代酒店的高层咖啡厅。这几天我总是很早出门再待到很晚,由日出到日落,看看这个时代的繁华与阡陌。This is the times we had。

除了塔林,爱沙尼亚西南的Saaremaa岛和东南部的塔尔图(Tartu)都是值得一去的好地方。塔尔图是爱沙尼亚第二大城市,五世纪建立的要塞。在Tasku商场的顶层可以看到城市全景,虽然就在入住的酒店对门,不过由于开放时间的原因,这次没能如愿上去。在爱沙尼亚东边,还有一个城市叫拉克韦雷(Rakvere),风景秀丽人口很少,这里的拉克韦雷城堡很适合登高游览、休闲散步。再往东到爱沙尼亚边境的Narva城,可以与俄罗斯隔河相望,到这城市的第一感觉好像是回到了80年代的北京大街,气温骤降、路很宽车不多、商店市集就开在7、8层高方方正正的居民楼下面,唯一不同是街上行人的面孔。走到城市东边,城堡、草坪、游客则开始提醒你这又回到了欧洲。在Narva河岸散步的感觉很奇妙,左手东边是爱沙尼亚,右手西边是俄罗斯,远处的一号公路桥便是两国海关,桥上除了货车还有拖着行李相对步行入关的人们。

爱沙尼亚人与拉脱维亚、立陶宛相比更加和蔼友善,整个旅行没有出现不愉快的事情。在Rakvere住宿的房东老夫妇一句英语不会,却能交流的非常融洽,临走还摘了一大箱自家种的水果送我。这三个国家由南向北,不光是地域,人与人接触的感觉上都会感到明显差别,或是俄罗斯作风、或是北欧作风,其实这些都是旅行的乐趣所在。

感谢大家关注!

微博:@摄影师陶羽

图虫:sojourner_UK

热度 ( 270 )
  1. annasu摄影师陶羽 转载了此图片

© 苏浮尘 | Powered by LOFTER